当前位置:首页-党建-正文

中共毕节地区农科所委员会主办

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 几个问题需注意

 

    “怎样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这一个命题,我已经谈了“四谈”,都是“联系具体实际”的谈,是“联系具体问题”的谈,这样谈,能不能谈到“节骨眼”上,能不能算是高水平地谈,也不一定,只能是“力求”,只能是“争取”。因为这个问题涉及的面太广、太大,因而能谈的也就特别多,更何况,本人绝对是“局外人”,对一些事情并不很清楚。

  不过,这次我所谈的,就不很“实”的了,而是谈当今社会在讨论怎样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时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有点抽象。

  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是什么呢?

  第一,谈“执政能力”一定要“实谈”,不能“虚谈”。对中央的文件、中央的精神,过去的中国官场,有一个毛病,喜欢“虚谈”,不喜欢“实谈”。什么“理论意义”啦,什么“伟大作用”啦,谈得特别多,而要具体联系到自己本部门、本领域、本单位的实际情况,要求“活学活用”、“理论联系实际”时,则往往是“集体失语”了。所以,报纸杂志上刊登出来的,什么书记什么长所谈的,大都是在重复高层理论家们已经发表的文章中的“精锐”,不同的则是“组合排列”不同,“发挥程度”不同,所用的词语华丽不同。一看这些文章,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或许就是过去的报纸杂志不怎么吸引人的原因之一。“理论意义”、“伟大作用”要不要谈呢?还是要的,但谈得太多了,太相同了,太泛了,就会让人产生“适得其反”的感觉,效果就会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执政能力”这个问题,按我的理解来说,实质上就是众多领导人的领导能力问题,因而它实实在在是“很具体的问题”。为什么要提出这一个问题?它的意义和作用是什么?理论家、宣传家已经作了很多精辟说明,包括对它产生的“国际背景”和“国内背景”,对社会发展的影响等等,这方面继续将文章做下去的空间不会很大了。更为重要的是,怎样不断提高众多领导人的领导能力的问题,它既有现实的需要性,又有现实的紧迫性。为什么?因为有相当一部分领导人的领导能力的确还“不够高”,的确还不能适应飞速发展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的确还不能满足人民的要求。

  所以,谈“执政能力”一定要“实谈”,不能“虚谈”,要实打实地谈,一定要联系自己本部门的实际来谈,联系本领域的缺陷来谈,联系本单位的不足来谈,不能没完没了地停留在“理论意义”、“伟大作用”的层面上谈。

  第二,在谈“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时,党和国家的“高层部门”要带头来“谈”。

  与“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这个命题联系最为紧密的是哪些部门呢?我想,最最重要的就是党和国家的“高层部门”(譬如各部委)。一个党和国家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高低,往往体现在这些党和国家的“高层部门”所制订的政策之中,往往体现在这些党和国家的“高层部门”的具体执政行为之中,所以,我的观点是:在谈“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时,首先要从这些部门开始,要让这些部门带个头。如果党和国家的“高层部门”在自己的执政能力上谈得“务实”了,谈到“点子”上了,谈得“具体”了,开了一个好头,那么,对全国来说,无疑地,具有无比重要的作用。为什么?理由有三:一是从“权重”的角度来说,党和国家的“最高部门”执政能力的提高对整个执政党的执政能力的提高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二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高层部门”的示范效应可以一下子将各省市都带起来;三是省市地方一级的领导再也没有理由对这一问题采取搪塞、敷衍、得过且过的态度。

  不过,让“高层部门”带这个头谈自己执政能力问题,尤其是在找差距、找不足上,并不是很容易的。因为从“历史”上看还没有先例,在官场流行的做法是这一届部门的领导去纠正上一届部门的领导的错误、缺点或不足,自己谈自己,自己纠自己,真还是比较难的。不过,想一想这次党中央的决心,想一想将“执政能力”问题提到这样高的高度,我想,我们的“高层部门”是会这样做的,“高层部门”的权威性必然会在这一过程中迅速提高。

  第三,在谈“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时,要“开着门”来谈。

  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能将一个具有十三亿之多的人口大国,能将过去谁都敢将中国踩到脚下的落后大国,能将“一穷二白”的大国建设、发展成今天这样,的确显示了很高的执政能力。然而按“形势(国内外)”的要求,按它应该取得的“理论成就值”,按它现在发展中面临的问题来说,这个执政党的执政能力的提高应该是具有很大的空间的。

  关键是怎样“不断提高”?对此,我突然想到了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即是“开着门”来谈“不断提高”呢,还是“关着门”来谈“不断提高”?也就是说,是执政党依靠自己来解决这个“不断提高”呢,还是依靠全社会来解决这个“不断提高”。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因为其中的问题很多,很复杂。譬如,“面子”问题,这是中国人最最看重的。若是“开着门”来谈,一个最容易让一些领导者联想到的问题是,自己一旦承认有什么不足,是不是会影响自己的“面子”?影响自己的“权威度”?对此,不必担心,因为绝大多数人在谈这个执政能力的“不足”是“不断提高”基础上的“不足”,而不是试图“彻底否定”的“不足”,只要领导自己大度地对待这一问题,不存在什么“面子”问题的,只能提高执政党的“权威度”。还有一个就是碰到了“尖锐的问题”、“下不来台”怎么办?我的看法是,“尖锐的问题”肯定会有,但是,只要领导者能“只要你说得对,我就按你们的意见办”,就不可能有“下不来台”的情况发生,即便一时做不到,只要将情况说清楚,中国的老百姓还是理解的,因为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通情达理的老百姓。

  当然,我主张这个“开着门”,决不是要用上世纪50年代的“大鸣大放”,也决不是要用“文化大革命”的“大民主”,而是要以“开放的形式”让中国的各个阶层、各个群体来广泛参与,尤其是要多听一听过去一段时间被冷落了的处于“弱势”的工人、农民来谈,多听一听他们对各级领导是不是坚决贯彻执行了十六大精神,在具体的执政行为中是不是真正落实了中央的“三个代表”,是不是真的做到了“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以便从中发现问题,找出差距,这样更可以提高执政党的执政能力。

  第四,在谈“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时,要“结合现实中存在的问题”来谈。

  “怎样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无非是两条:一条是“总结经验”,另一条是“吸取教训”,从某种意义上说,后者更为重要,因而就有“吃一堑,长一智”和“失败是成功之母”之说,在这个“智”和“成功”中都包括了“执政能力”的提高。

  一般来说,对“总结经验”这一条,用不着担心。我们的一些领导肯定会将所有应该总结到的经验都会总结上的;而对“吸取教训”这一条,则问题是多多的。如,或是故意装聋作哑而回避不谈,或是为了躲避责任而推三阻四,或是顾及面子而避重就轻,或是为了逃避惩罚而“谎报军情”……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些领导的执政能力之所以提不高,就是不能“吸取教训”,或不能善于“吸取教训”所致。所以,在“开着门”来谈“怎样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时,就应该注意“结合自己本部门、本领域的现实问题”来谈,就应该将“现实问题”当作重点来谈,就应该放开手来谈,因为只有这样谈才能发现你在决策时的决策错误究竟表现在哪儿,才能发现你在执行时的“执行行为”究竟疏忽在哪儿,才能发现你在对整个工作评价的思想方法出偏差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

  总之,在“结合现实中存在的问题”来谈“执政能力”时,关键在于领导自己的态度。只要领导的态度端正了,就不会发生以下这些情况:如,有的人看着领导的脸色来谈,有的人“评功摆好”式地将问题当作经验来谈,有的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式地避重就轻地谈,有的人不着边际的夸夸其谈式地谈,有的人“拍马屁”式地将责任统统推给他人地谈……要知道,在我们社会中不乏这类善于察言观色的人,所以,一些领导人的执政能力的提高,不仅仅在于善于“吸取教训”,更在于端正“吸取教训”时的态度。